加入收藏·设为首页
首页首页 / 从无捷径,快乐亦是(图)_www.goyimi.com / 内容

从无捷径,快乐亦是(图)

作者:尹力|时间:2016-09-15 03:41|来源:www.goyimi.com资讯网|评论数:|字号:[小] [大]
核心提示:从无捷径,快乐亦是(图)

(原标题:从无捷径,快乐亦是(图))

  每年暑期,青少年教育都会成为一个热点话题。在我们报社的编辑会议上,每次遇到跟奥数班、英语班、应试作文、青少年阅读等相关的新闻,都能在我的同事当中引发各种讨论。值得讨论的点当然很多,我本人一直坚持一个基本观点就是:如果家长愿意从长远考虑问题,就不要让孩子过早地尝试“简易”、“便捷”、美其名曰“快乐”的学习方式。哪怕这种“简易”和“便捷”,从表面和暂时来看,确实减轻了孩子的学习压力。

何为简易、便捷的学习方式呢?最常见的,就是市面上五花八门的“青少版文学名著”。家长们都很重视孩子的课外阅读,觉得阅读名著总没错吧,但有些名著,尤其是大部头或偏文言文的作品,比如咱们中国的四大名著,乍看上去非常难啃。家长们一方面是怀疑孩子能不能看得懂,另一方面也舍不得孩子费那么大的力气——现在不是提倡“快乐学习”嘛,于是,各种“青少年版”名著应运而生了。这些成套图书,大多是对原著进行简化、白话文化,甚至口语化,让孩子读起来“不费劲儿”。就我个人有限的接触来看,自称“读过四大名著”的初中生很多,但真正读过原著的,还真是寥寥无几。我无法预测他们以后还会不会通读原著,但起码现在,他们的“名著体验”,并不比他们热爱的郭敬明、韩寒、饶雪漫等有何不同——别说“好”,就连“特别”都算不上。那么,我们要求、鼓励孩子阅读名著的意义究竟在哪里呢?就为了博一串看着漂亮的“读过”清单?

还有市场空间同样广阔的奥数班。上海某些奥数机构,造就了一大批新型的“陪读父母”。因为课程安排紧凑,很多孩子不能完全,甚至完全不能跟上老师的讲课进度,怎么办呢?父母就被明确要求一起听课,回到家,针对自家孩子不懂的问题,再把课程“掰碎了嚼烂了”教给孩子。长时间下来,家长和孩子双方都叫苦不迭。有的奥数老师,还有家长自己,一直告诉孩子:你根本不用管这个解题公式是怎么得出来的,以后遇到这样的题目,你只要懂得往上套就行!这样看似简易吧?但长此以往,孩子们从奥数班学到的不是“如何解开一道难题”,而是“遇到一道难题该怎么套、套哪个公式”——普通的奥数题目确实是可以套一个公式就解出来的,难度较高的奥数题目则要利用两个甚至更多“公式”,不同“公式”之间的先后顺序还有讲究,有的题目还会在学生熟悉的“公式”表象下设置BUG。只要记住“公式”,这样的数学学习算简易吧?但家长们口口声声所说“上奥数班就算不能考证,也可以扩展一下解题思路”,又怎么可能落到实处呢?

前几天还看到一则新闻,说上海有的校外机构用3D、VR手段教学,让小学员们体验“立体感”和“空间感”,学员当中年龄最小的还在上幼儿园。这种教学手段是否会影响视力暂且不提,令我担心的是,如果我们一开始就热衷于靠VR来感受“立体感”,等到以后学立体几何的时候,那些只能被画在黑板上的长方体正方体圆柱体圆锥体、那些用虚线表示的辅助线,还能如何更“简易”地被消化吸收呢?

科技进步当然是好事,可以解决一些传统的“麻烦”和“繁琐”。我绝对不会昧着良心说我不爱洗衣机我就爱自己手洗衣服,但我这样说的前提是,如果洗衣机坏掉,我也能自己动手把衣服洗干净,因为洗衣服这个技能我掌握得还不错,而我小时候学习如何手洗衣服的那个过程,当然并不“简易”。我是从“繁琐”开始学习,然后才能切实感受到“简易”的简易和快乐。

其实,学习也是如此。现在市面上有太多打着“快乐学习”的教育机构和教育手段,都是从“简易”入手,结果就导致从“简易”到“简易”。试想有几个习惯于读“青少版”的孩子,成年后还愿意去啃大部头?有几个习惯性套用“公式”的孩子,会在面对难题的时候,真正开动脑筋?

为孩子减压是对的。“快乐学习”并不是不对,但更多的“快乐”,并不在于“学习”的过程,而是“通过学习我感受到一种豁然开朗”——大导演李安说拍电影是最让他感到快乐的事情,但《卧虎藏龙》拍了好几年,从剧本到演员换了好几轮;拍《色戒》期间,李安从体力不支到生病住院,整个剧组都如乌云压顶。

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学习、工作、生活,没有任何一种“快乐”,可以是“简易”版的。我们的孩子,不应该不知道这一点。


  • 支持

  • 高兴

  • 震惊

  • 愤怒

  • 无聊

  • 无奈

  • 谎言

  • 枪稿

  • 不解

  • 标题党
责任编辑:影

网友评论

本周排行

图片新闻

焦点关注